microh1watch
2021/9/6 13:21:03
micro h1 watch


奥马哈先知并不热衷于分散投资。


  根据 4月26日收盘价格, 伯克希尔 哈撒韦 持股 总市值达到3055亿美元。


  其中,对 苹果公司 美国银行、美国运通、可口可乐和卡夫亨氏公司的持股总市值分别达到1223亿美元、407亿美元、228亿美元、215亿美元及131亿美元,占 总持仓约72%。


  即使在伯克希尔适度削减了持股后,科技巨头苹果公司仍在 巴菲特的投资组合中占据了相当大的比重。


  截至4月26日,该股占伯克希尔哈撒韦投资资产的40%,巴菲特持有该股已5年。


  巴菲特 亲切地称苹果公司为伯克希尔的“第三业务”。


  凭借创新和与消费者建立联系,苹果已成长为美国最大的上市公司。


    SWIFT被美国主宰的确不假,除了该机构的董事长常年由美国人担任外,作为一个覆盖 全球的银行间跨境相互通信与 结算系统,SWIFT的结算工具主要是美元,而且全球所有国家的贸易与投资往来都须经过SWIFT进行结算,美国也经常拿SWIFT当做武器对相关国家展开制裁,也就是限制或者取消使用美元的资格。


  在这种情况下,天下自然苦秦(SWIFT或者美元)久矣。


  但是,苦水也只有往肚子里吞,毕竟全球至今还没有找出一个可以“去美元”的有效药方,即便是有了像 数字 人民币这样的法定数字 货币新面孔,也并不意味着其就可以成为取代美元的力量。


    不错,数字人民币可以独立于SWIFT之外运作,但交易永远是双方或者多方的,如果在SWIFT之外采用数字 人民币结算只有一方 尤其是中方的主张,再顺畅的交易与结算通道恐怕也是功能式微。


  换言之,数字人民币要得到国际市场更多的认可,必须具备超过或者与美元齐身的价值,比如币值稳定、流通广泛与汇率自由等,显然人民币还不能完全显示出这些优势。


  既如此,摆脱了SWIFT而采用数字人民币结算的数量也将十分有限,相应地对美元的“挤出效应”也会非常微弱。


  还有一点必须提醒的,无论是采用什么货币工具结算,国际市场上的贸易品尤其是大宗商品都是用美元来计价的,也就是说,即便脱离了SWIFT用数字人民币结算,前提都是建立在美元作为价值尺度基础之上的,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说数字人民币 改变的只是贸易工具的结算形式,并没有改变对美元的价值依赖这一核心内容,从而也就没有动摇美元的基础性支配地位。


    实际上,按照官方的表述,数字人民币包括DC(数字货币)和EP(电子支付系统)两个部分,其中DC代表的是流通中的现金,即所谓的M0,或者说流通中的纸币量,而EP代表的则是流通与支付渠道,也就是线上代替线下、银行支付之外还有非银支付。


  显然,数字人民币改变的只是法币形式与使用方式,而任何一种货币的本体价值或者实际影响其实并不会因为这样表观的改变而改变,尤其是在国际汇率市场与全球贸易活动中,美元也不会因为数字人民币的出现而自惭形秽,反倒可能是一切照旧。


  否则,全球目前那么多国家和地区都在搞法定数字货币,美元早就无用武之地了。


    其实,照美元在全球的功能地位与市场影响力,目前任一非美货币均不可与其同日而语。


  在各国央行的外汇储备中,美元占比达60%,国际贸易投资支付的份额中美元占比超过40%,同时全球40%的债务以美元计价,90%的外汇交易都涉及美元。


  另外,在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货币篮子中,美元也一直稳居第一。


  这样的国际货币体系很长时期将很难重塑,因为支撑美元在价值储存、交换媒介和记账单位长袖善舞的不仅只有美国在全球领先的经济、科技和军事综合实力,也有美国作为全球最大消费市场所产生的强大购买力与美元输出力,更有美元自身稳定的信用背书。


  这种情况也说明,只要美国不主动改变国际货币体系,任一货币都不具备可以取代美元的较大概率,其中包括美元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主导地位并不会因任一或者多个国家货币形态的变化而作出改变;反言之,只要美元不数字化,即使有人民币、欧元等主要货币的数字化,也很难撼动目前的国际货币体系。


  总之,由于在一系列项目中投入了5. 2万亿美元,这场新冠 疫情导致的衰退变得独一无二:即使在2020年4月失业率达到14.8%,个人收入实际上还是上升了。


  由于资金现在已经基本花完,这些 计划正在 一个接一个结束


  到7月10日,有一半的州将结束额外的失业 救济,该计划将于9月4日在全国范围内结束。


  针对小企业贷款的工作保障计划已于5月31日结束。


  对于这些计划和其他计划在普通民众决定是否工作方面扮演何种角色,人们存在争议。


  但就物价、薪资和其他被疫情 扭曲的因素而言,未来几周应该会消除这些扭曲。


   牛津 经济研究院复苏指数今年以来呈上升趋势,目前接近疫情前水准。


  6月将迎来“夏季繁荣,需求依然强劲,而劳动力和资本等供应面的问题也正得到解决,”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Economics)首席美国经济分析师GregoryDaco表示,“有证据表明,供应瓶颈正在慢慢缓解...在劳工方面,对病毒的恐惧下降、失业救济减少、更好的儿童照护,将吸引人们回来工作。


  

参与评论(0)

一鸣外汇策略网 > 外汇投资
2021
/
2021
11-27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