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dtoinrhighestinhistory
2021/8/22 7:35:54
cad to inr highest in history


财政部全球 税率同盟有望得到支持.然而,增税的行动无论如何在民间都会引发反弹,在 国会层面也会面临阻力,甚至部分作为拜登同僚的国会 民主党人对于此 措施都持有保留意见。


  大家所担心的关键点还在于,如果 美国单方面上调 企业税率,将势必造成跨国企业资金从美国 市场外逃流向全球范围内税率更低的经济体,这反过来将反而不利于美国的经济增长与就业环境。


  对此,美国财长耶伦此前已经提议在全球范围内实施“税收同盟”措施,来消除国与国之间在税率政策上的恶性竞争,而她的副手、财政部副部长 阿德 耶莫周三也详细解释了此状况。


  中央结算公司近日公布的 债券 托管量数据显示, 4月境外机构 人民币(6.4345,0.0053,0.08%)债券托管 面额3月增加648.59亿元,显示 外资增持人民币债券积极性上升。


  专家认为,这与中美国债收益率差重新小幅走阔、 人民币汇率相对美元重归升势有关。


  中短期内,外资加大在中国金融市场参与力度的趋势不会改变。


    外资重新加大增持力度  5月10日中央结算公司发布数据显示,截至4月末,境外机构的人民币债券托管面额为32219.45亿元,较3月末增加648.59亿元。


  而3月末较2月末增加值为46.17亿元,这反映出外资加仓 中国债券的积极性有所上升。


    从券种看,4月末与3月末相比,境外机构人民币债券托管面额增长最多 的是国债,增长517.35亿元;其次为政策性银行债,增长61.91亿元。


  从面额占比看,增长最多的是国债,占比扩大0.34个百分点;其次为商业银行债券,占比扩大0.08个百分点。


    4月,境外机构买卖中国债券十分活跃。


   债券通公司报告显示,4月债券通交投稳步增长,共计成交5340笔、5192亿元人民币,日均成交247亿元人民币。


  其中,4月21日交易量达496.1亿元人民币。


    由于3月外资加仓量远低于年初两个月,一度引发部分外资可能“离场”的担忧。


  但4月外资加仓量回弹,有助于打消市场这一疑虑。


    推出人民币 外汇期货交易正当其时  随着人民币汇率市场化程度提高,人民币汇率弹性增加,国内现已推出了除期货之外的基础外汇 衍生品工具,包括远期、外汇和货币掉期、期权。


    其实,1992年6月,我国曾在上海外汇调剂中心推出了外汇 期货交易试点,央行还于1993年颁布了《外汇期货业务管理试行办法》。


  但因当时人民币官方汇率与外汇调剂市场汇率并存,外汇期货价格难以反映汇率变动的预期,加之人民币可兑换程度较低、外汇交易限制较多(1994年汇率并轨时才实现人民币经常项目有条件可兑换),市场交投长期较为清淡。


  1996年3月,央行、外汇局在清理非法外汇按金交易的过程中,废止了前述试点办法。


   引入外汇期货交易依然是中国金融人孜孜以求的梦想。


  2018年,央行、证监会九部委联合印发《“十三五”现代金融体系规划》,提出要丰富外汇市场交易产品,适时推出外汇期货以满足市场主体对交易和避险工具的多样化需求。


  今年“两会”期间,两位证监会前副主席联名提议推出 人民币外汇期货。


  4月初,央行工作论文也建议适时建立人民币外汇期货市场。


    与远期、掉期、期权等场外交易、非标准化合约的外汇衍生品工具相比,外汇期货属于场内交易、标准化合约,具有价格公开、连续,流动性高、信息透明等特点。


  正是因为这些显著的特点,可以帮助我们在更好服务市场主体汇率风险管理的同时,提高监管的效率。


    据说,1997年 对冲基金做空 泰铢,就是押注泰铢遭受攻击后,泰国央行将会加息,根据利率平价,这将导致远期市场上泰铢对美元汇率的贴水扩大。


  于是,对冲基金提前买入美元/泰铢的看涨远期结汇,然后在近端拆入泰铢抛售换成美元,压低泰铢即期汇率,泰铢崩盘后按事前约定的远期汇率卖出美元归还泰铢,进而赚取汇差。


    外汇远期与外汇期权是类似的问题,也是场外交易、非标准合约,监管部门无法及时准确掌握对冲基金的持仓情况。


  1997年7月1日当晚,泰国政府撤换财长和央行行长,次日泰铢失守,引爆东南亚货币危机。


  据传,当时对冲基金的远期合约到期是7月初。


  如果泰国政府再坚守几日,从技术上讲,或可避免泰铢的崩盘。


    由此可见,推出人民币外汇期货交易,或可帮助我们掌握一件应对各种形式的货币攻击的利器,提高开放条件下风险防控和应对能力,更好实施金融安全发展战略。


  其实,最近中资机构在海外衍生品交易巨亏的案例,大多也是发生在期货市场。


  中资机构的仓位都暴露在市场上,一旦做错方向而不及时止损,就有可能被外资机构围猎,损失急剧放大。


    再者,当前人民币升值造成国内出口企业增收不增利的问题引起了全国上下的广泛关注。


  由于中小企业风险中性意识较弱、相关金融服务供给不足(如中小银行大多没有金融衍生品业务资格,也就不能向中小企业提供外汇衍生品交易的服务),更容易暴露在汇率波动的风险之下。


  而外汇期货是匿名的标准化合约,对企业规模没有歧视。


  相反,外汇期货价格由市场决定,公开、连续、透明,可以降低企业的远期套保成本。


  同时,外汇期货又因为其信息透明,也便于监管。


  从这个意义上讲,推出外汇期货也是为中小企业发展纾困的可行之举。


    近年来我国期货市场快速发展,去年成交额达到438万亿元,远超过同期境内外汇市场成交206万亿元的规模。


  据美国期货业协会统计,我国商品期货成交额已连续七年排名世界第一。


  大宗商品价格同样关系千家万户、国计民生。


  这为我们发展境内外汇期货市场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况且,外汇期货本身是国际市场成熟产品,境外也已有一些人民币外汇期货交易产品,有现成经验可资借鉴。


    只有外汇市场有足够的深度广度、良好的流动性,才能够更好吸收内外部冲击。


  同时,推出外汇期货可以极大拓展人民币外汇市场的参与主体范围,提高人民币汇率价格发现的透明度,提高人民币汇率的公信力,这对于中国金融开放和人民币国际化都有深远的意义。


  

参与评论(0)

一鸣外汇策略网 > 外汇投资
2022
/
2022
05-18
评论